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的别样老婆大人 >> 正文

【客栈小说】孽情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正值文革鼎盛时期,即使是偏远落后的农村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也受到很大的冲击,破四旧立四新是当时最时髦的运动。那时候,村子革命委员会的头头一定是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穷”已经不是什么很窘迫的词,它已然变成了“光荣”的代名词。

前村有一妙龄女青年,长得眉目清秀,十分可人,名叫秀秀。

秀秀芳龄二十这年,在媒婆的撮合下嫁给了北村的一个叫“铁头”的小伙子。铁头是当时北村的民兵连长,长着一个瘪粗的歪脖,一双圆圆的金鱼眼,村民给他的外号叫“烧鸡”。别看他长相不怎么样,在这个村子里可是风云人物。经常带领一群所谓的基干民兵游走于这些五类分子家里,耍尽了威风,每一次的批斗会上,他既是组织者还是揪斗地富反坏右的前锋,整个会场只看见他上蹿下跳的身影,忙碌极了。

自打铁头娶了秀秀为妻,每天看着秀秀那迷人的身段乐的屁颠屁颠的,新婚的日子里,虽然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秀秀看着在村里呼风唤雨的铁头心里却也有几分满足,俩人恩爱有加,小日子过得还算温馨。

然而,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铁头虽说贼眉鼠眼长相猥琐,可是那颗色溜溜的心可是谁也比不了,娶了美貌的秀秀还是喜欢沾花惹草,仍是一副见了女人走不动路的样子,整天除了仗势欺人,就是嬉皮笑脸调戏女人,村子里的女人都视他为瘟神,大姑娘小媳妇见到他也都躲得远远的,为此秀秀没少和他生气。

秀秀跟铁头生了两个儿子,生第二个儿子满月的第二天,秀秀的哥哥就赶着牛车把秀秀和两个儿子拉回娘家住些日子。按当地的风俗,女人满月以后都要回娘家住一段时间。老婆儿子都走了,铁头干完一天农活回到家总是感到空荡荡的无聊极了。

他不爱呆在家里,成天从村东头逛到村西头,到处打情骂俏。一天,看见一个媳妇在找鸭子,“鸭,鸭,鸭——”地呼唤鸭子,他赶紧笑嘻嘻凑到她跟前:“鸭子没有了,别找了,我有,你要吗?我这里有,给你吧。”那小媳妇狠狠地瞪了他几眼,转身就走。讨个没趣的铁头想想,不理我,哼!还是找老婆去吧。

时值三伏盛夏,天气炎热,生产队中午休息的时间要长一些。那天中午,铁头一收工就急急忙忙去前村老丈人家看望老婆儿子。铁头来到老丈人家,抱起儿子亲了又亲,又斜着色迷迷的眼睛看看秀秀,秀秀本来就秀气,又在月子里调理得的白白胖胖,更加迷人,铁头很长时间没有沾着女人,很是难受,他真想和老婆婆亲热一番,但无奈老丈家人多,没法下手,只好咽下口水,吃过饭恋恋不舍地回了家。

太阳炙烤着大地,道边的柳树也无精打采的,头低得很低,碧绿的树叶落满厚厚的灰尘。

由于丈母娘做菜咸,加上热浪袭人,铁头口渴难受,就想找点水喝。恰好走到北村的姑姑庙里,就进去找口水喝。

北村姑姑庙,以前是一座庙宇,文革期间,里面的神像都被砸烂了,只剩下几间房子。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吃斋念佛的老姑娘,喜欢那里清静,就搬进去居住。他喝罢水,刚要走,仔细看看那位老姑娘,感觉她也有几分姿色,心里的欲火就燃烧起来,淫心上窜,不顾一切的扑将上去,对姑姑实施了奸淫。

姑姑又羞又恼,一气之下将铁头告到了县里,很快,公安局就来人把他抓走了,那时候判刑要交群众讨论,由于铁头平时横行乡里,民愤很大,铁头终因强奸罪被判徒刑十五年。

铁头被判了刑,秀秀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整个人哭得死去活来,往后自己拉扯两个儿子可怎么过日子啊!

在媒婆的撮合下秀秀与铁头离婚并带着两个儿子又嫁给了西村一个叫“木头”的农民,木头为人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生性老实憨厚、不善言辞,娶到水灵灵的秀秀像是中了大奖,对秀秀百依百顺,对那俩儿儿子也视如己出,一家人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倒也顺当。不久秀秀为木头生下一个聪明伶俐女儿,木头更是对秀秀充满感激之情,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羡煞村里好多人。

时光荏苒,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吹满了大地,前村也进入实行了“包产到户”的新政策,大家正借着改革的春风憧憬着幸福的生活,铁头在这个时候也刑满释放了。

由于铁头的坐牢,农村实行联产承包没有他的土地。出狱后的他急于打听秀秀和儿子,当得知秀秀嫁给了木头,铁头不服,就整天在木头家周围转来转去。铁头看到秀秀更是垂涎三尺,以想孩子为借口,就来到木头家对秀秀硬缠软磨,还不时动手动脚,秀秀撵他他也不走。又厚着脸皮来到木头家巧言话语和木头谈判媳妇事宜,不管他怎么说,木头只是摇头,不说一句话。

铁头说得口干舌燥,上气不接下气,原来铁头在监狱服刑劳改时,去修公路,他专干烧沥青的活,那活很呛人,必须戴口罩,队长发给他口罩,他也不戴,还自诩自己就是铁头,啥都不怕,就这样,他得了气管炎。

铁头无计可施,就赖在木头家不走,晚上更是提出无无理要求要和他们睡在一个炕上。秀秀不同意,铁头耷拉着脸,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宰了你们全家,反正就是我一个人了,找死就直说。”秀秀急的没办法找木头商量,要木头出面阻止,这个木头生性软弱,不知如何是好,脸憋得通红也拿不出个主意。

还是俗话说的好,一山容不得二虎,一个槽里不能拴两个叫驴。这一个炕上有了两个男人算怎么回事啊?铁头生性无赖,再加上看见木头软弱无能,他更是无所顾忌地欺人到了极点,躺着躺着他就主动爬上了秀秀的身体,这一爬上去不要紧,再也不下来了,还故意弄出点声音气木头。整整的几天,铁头白天睡觉,晚上在秀秀身上占领有利地形。

木头虽然憨厚胆小,但是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男人趴在自己老婆身上无视自己的存在气得够呛。一天晚上,当铁头再一次爬上秀秀身上时,老实的木头终于被刺激得暴跳起来,他一起身给了铁头当面一拳,铁头急忙迎战,也顾不得身下的秀秀了。终于两个人厮打了起来。

经此一战,原来三人通铺的形式无法再维持下去,秀秀无奈,只好将铁头木头分东西屋睡,秀秀则东西屋轮流睡觉。两个男人虽然还是争风吃醋水火不容,但是因为害怕铁头恼羞成怒对这个家做出什么坏事,木头不得不再次忍气吞声,日子多少还能凑合过下去。

有一天,木头和两个儿子上山干活,秀秀到大河洗衣服,回来的时候,总感觉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撞击着她,她蹑手蹑脚走进屋里,秀秀的女儿在写作业,铁头正嬉皮笑脸的在女儿的身边转来转去,眼睛里闪出色狼的凶光,还不时地摸摸女儿的头,一脸的阴阳怪气。秀秀蹿上去就给铁头几个耳光。铁头捂着红热的脸笑嘻嘻地说:“你和木头离婚和我结婚,咱们啥都好说,嘿嘿,怎样?不然你会有好果子吃的,我进去一次还怕第二次?”秀秀气的和他去厮打,她哪里打得过身强力壮的铁头啊。

恰好这时,木头和两个儿子也回来了,木头一看他们打起来了,心中积压的怒火一齐爆发,拿起手中的锄头,就往铁头的身上使劲打,铁头猝不及防,吓得喊道:“儿子,我才是你的亲爹,你们是我的儿子,他不是你们的爹。”那俩个儿子一听铁头这话愣了住了,一回头看到木头往死里打铁头,就赶紧一边一个拉住了木头。铁头随手拿出一块砖头砸到木头的头上,木头顿时头破血流。女儿捂着木头的头放声大哭起来。

当年铁头被判刑坐监的时候,两个儿子还小,根本不记得,秀秀为了让儿子能和木头融为一家,也没有告诉儿子真相,加之木头善良勤快,视俩儿子为自己亲生,对他们是疼爱有加,俩儿子和木头相处的很融合。

铁头的到来,俩儿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去询问妈妈,直到那天夜里木头铁头打起来,才感觉事情有些蹊跷,糊里糊涂的参与了进来。

铁头打了木头,还不罢休,声言要放火烧了这个家,还要杀死全家人,说完,走出了秀秀家。

这日子是没有法子过下去了,秀秀思来想去,既要稳住铁头不再乱来,又要确保女儿不受威胁,唯一的出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离婚。为了这个家秀秀终于拿定了主意,秀秀对木头说:“我不和铁头结婚,铁头的户口就不能落到咱们村里,没有户口,就分不到地,没有他这份地,让他在咱家白吃白喝不合算,不如咱俩假离婚,我和铁头假结婚,等地分给咱们了,我再和你复婚。”木头本来就木,平时都是听秀秀的,他感觉秀秀说得很有道理,软弱的木头也就同意了。

秀秀和木头离婚后,带着两个儿子和铁头搬出去住,木头和女儿一起住。这时候的木头才恍惚醒了过来,秀秀不是假离婚是真离婚,但为时已晚。

铁头有了秀秀,心理上满意了。他急于想发财,想起了在牢狱里认识的一个人,听说出来以后发大财了,经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那位财神爷。那人一听,要跟着他发财,胸脯一拍,没有问题,保你发大财。铁头就让大儿子跟着那人去做生意,第一年确实赚了一笔,第二年便被公安局抓去了,他们哪是做生意,而是非法倒卖有色金属。

铁头和二儿子在家种地养猪养牛,总觉得赚钱慢,那就偷吧。他和二儿子偷耕牛卖给屠宰场,结果很快也被判刑了。

秀秀一家四口人,现在三个在牢狱里。秀秀想起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感叹自己命苦,那铁头不就是一只狼吗?一只大色狼!一切祸端都是这只大色狼引起的。

不久,监狱传来消息,铁头因岁数大了,气管炎病加重,导致肺心病死在了牢狱里。秀秀没有去收尸,只有恨在她的心头。

木头可怜秀秀,主动去把秀秀接回家来。

他们的女儿学习成绩很优秀,考入了名牌大学,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

秀秀的两个儿子出狱后,回到家,妈妈老了许多,两个儿子从心里感觉愧疚,对不起妈妈,更对不起木头,俩儿子跪在秀秀和木头跟前:“娘,你受苦了,我们对不起你老人家,以后我们好好伺候你们。”然后对着木头说:“爹,你才是我们的亲爹,以后我们那里也不去了,就守在你身边。”说完已泣不成声。

木头抬起头,揽着秀秀,眼泪顺着他那苍老的脸颊流了下来,也许是心酸的泪水,也许是幸福的泪水,也许是团聚的泪水,也许……

癫痫发作类型有哪些
左乙拉西副作用
癫痫停药注意事项

友情链接:

舍己为人网 | 经典荤段子笑话 | 东北往事年小说 | 合肥合租房 | 香奈儿信息 | 西安和郑州哪个好 | 画图工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