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刚分手的网名 >> 正文

【看点·新生】太阳花(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萍儿的手被兴子紧紧地拽着,一阵风似地奔向山岗。蓝天白云下,太阳花开成一大片,摇曳着迷人的芳香,向他们投来热情的微笑。兴子抱着萍儿的腰转起圈来,萍儿的笑声在山谷回荡……

萍儿醒来时,眼角挂着泪花,耳畔依稀萦绕着梦里欢乐的笑声。她伸手下意识地抚摸着旁边冰冷的枕头,嗅着枕巾上尚存的熟悉的气息,一股柔情蜜意潮水般浸润了她的心田。

花岗岩窗台上,摆放着两个崭新、精致的花盆。在花盆肥沃的土壤里,播种着她和兴子精心挑选的太阳花种子。昨夜一声惊雷,唤醒了种子,它们破土而出,嫩黄的芽儿囤积着生命的力量。

“萍儿,等到太阳花盛开的日子,我肯定回家了。到那时,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地赏花……”兴子温和地笑着,与他斯文的长相很协调。

“说话算数啊,我们的郑兴主任。”萍儿拍了拍隆起的肚子,脸色潮红,“听到没?我的宝贝,你爸这个医院大忙人要陪我们赏花呢。”

兴子蹲下身子,耳朵贴在妻子的腹部,笑道:“萍儿,宝贝很高兴,在肚子里伸腰踢腿呢。我估计,肯定是个顽皮小子。我给他取名郑向阳,像太阳花一样拥有顽强的意志,永远阳光快乐!你看咋样?”

萍儿点头,笑靥如花。

向阳,我的宝贝,你爸爸去了W市抗击疫情,我们一起为他加油吧!萍儿伫立窗前,双手抚着腹部。

窗外依然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小巷空寂无人,在小巷尽头的路口上,几个防控疫情执勤人员身披雨具,风雨无阻地坚守着岗位。

雨点洒在窗玻璃上,逐渐模糊了萍儿的视线……

立春,天气寒冷,屋内暖意融融。

兴子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在餐桌上:“萍儿,妈刚炖的,多喝点。”

他把萍儿扶到桌边坐下,用调羹舀了一勺汤,轻轻吹了吹,喂进她的嘴里。

“兴子,这太夸张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萍儿用纸巾抹了把嘴角,抿嘴笑道,“行了,让我妈看见多难为情。我知道你有啥事要求我。”

“妈刚才还说我对你不够关心体贴呢。”兴子继续喂着萍儿。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停往手,盯着萍儿,轻叹一声,欲言又止。

“兴子,有啥心事说出来吧。”她从他手上夺走调羹。

“萍儿,明天我动身去W市……”兴子认真地说。

“去那里干嘛?W市是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早就听说封城了,你有几个胆!”丈母娘的大嗓门从脑后炸响。

“啊——”萍儿张大了口,“是院长委派你去的吗?”

“我这就去找院长讨个说法。”丈母娘的眼睛闪着愤懑的光泽,“凭什么让兴子去?萍儿都快生了。”

兴子的脸色更加凝重:“这个……妈、萍儿,是我自个申请去的。”

“什么?”丈母娘用审视的目光从到头脚打量着他,“兴子呀兴子,你比别人有能耐啊!”

萍儿背过脸去,眼圈有些湿润。

“妈、萍儿,我从小没了父母,跟着奶奶长大,家里一贫如洗,是国家照顾,好心人资助,才有机会上大学,才能够混出个人样来。”兴子的声音有些震颤,“现在国家需要我们,我作为市医院内科副主任,为国家效力也是应尽的义务呀……”

“哼!少给我来这一套,我早听腻了!”丈母娘打断他的话,“好!你去出风头,萍儿坐月子的事我也懒得管,俗话说‘嫁出的女泼出去的水’,萍儿现在是你家的人,她的一切你去安排!”

丈母娘气咻咻地解下围裙,朝兴子身上一扔,向门口走去。

“萍儿要是有个好歹,我们跟你没完!”丈母娘撂下这句话,砰地关门出去了。

兴子有一种瘫软的感觉,坐在沙发上失神地望着窗外。外面开始下雪,雪花打在窗玻璃上,沙沙作响。

萍儿靠近丈夫,脸蛋倚在他的肩上。

兴子侧过身,双手把妻子抱在怀里,心里五味杂呈,喃喃道:“萍儿,你现在如果反对我去W市,我就听你的,立马给院长打电话辞掉。”

兴子掏出了手机。

萍儿拽住了他的手:“算了吧,我不想让你怨我。自从你申请入党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知道你不可能完全属于我。”萍儿泪眼婆娑。

兴子把她搂得更紧。窗外一片银白,室内在雪光的映照下更加亮堂。

兴子顶着风雪,把乡下的奶奶接到了家中。

次日,阳光把雪地照得耀眼。兴子提着简单的行李,踩着积雪,不时向倚窗而立目送他离去的妻子挥手示意。

兴子的背影消失在小巷尽头。萍儿的心空落落的,从这一刻起,她的大脑开始呈动态模拟播放着兴子出门在外的一举一动——坐车、下车、吃饭、睡觉、工作……

“萍儿,我们已经安顿好了,明天正式投入工作。”

“萍儿,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很充实,请勿挂念。”

“……这几天天气转暖,家里的太阳花发芽了吗?要记得适当浇水。太阳花生命力强,好养活,我最喜欢这种花……”

“……如果把这次抗击疫情比作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我们的抗争是很有意义的……”

兴子每晚在微信中简要地传递着他在W市的工作情况,萍儿的心总是怦怦直跳。

“亲爱的萍儿,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无暇和你聊天了。你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们的孩子郑向阳全靠你了……”

前几天,萍儿收到兴子这条信息后,再也没有他的音讯;电话打过去,竟然也是关机!

唉!也许是工作太忙吧!

窗外的杨树枝条泛绿,芽儿饱满,在雨中蓄势待发。春的气息更浓了。

萍儿打开手机,在微信收藏中翻出了兴子不久前发送过来的工作图片。画面上的兴子身着臃肿的白色防护衣,头戴防护罩,嘴上蒙着口罩,如果再背上个氧气罐,就成太空人了。

兴子,这是你吗?你曾经是那样英俊潇洒……

那天,爸爸晕倒在卫生间,送医院检查是突发性脑溢血。给爸爸进行治疗的主治医师郑兴竟然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白净的皮肤、灵活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怎么看都会让女孩子心里荡起涟漪。

郑医生给爸爸做完手术后,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康复治疗,每天早晚测量血压,观察病情,对爸爸的日常服药、饮食调理做了严格的控制。爸爸的病出现了奇迹,可以站起来,郑医生又在病房搀扶着爸爸训练走路……爸爸终于做到了可以独立行走。出院后,爸爸虽然行动不如以前,但生活勉强可以自理。

“妈,今年国庆节我要和郑兴结婚。”吃早餐的时候,萍儿冷不丁说。

“哪个郑兴?”母亲被豆浆呛了一下,咳嗽不止。

“装聋作哑!给爸治病的那个。”萍儿一字一句地说。

“难怪最近没事老往外跑,用手机聊个没完,原来相中了那个白面医生。”母亲用筷子敲了一下盆子,“不行,他是个乡下人,家里那么穷,还拖着个老婆子。”

“我看这孩子各方面很优秀,啥也别说,这桩婚事就这样定了。”父亲兴奋地说。

“老头子,你……你脑子又有问题啦?”母亲用手指戳着父亲的脑壳。

“你才有问题呢!我是一家之主,这事我说了算。”父亲梗着脖子说。

母亲气哼哼把桌上的食物端走:“好啊,父女俩联手对付我。今天谁也别吃了!”

萍儿和父亲哈哈大笑起来。

此刻,萍儿脸上掠过一丝甜蜜的笑纹。

窗外雨停了,一抹阳光从云缝中投射下来。太阳花颤抖着身子,迎接着来自宇宙的生命源泉,浑身焕发一种崭新的活力,接受着未来大自然给予的严峻挑战。

“萍儿,歇会儿吧,小心着凉。”奶奶不知何时站在身旁。

萍儿突然觉得下腹一阵疼痛,连忙用手捂着。

“萍儿,你要生了,赶紧打120。”奶奶说完转身准备临产用的物品。

萍儿忍着疼痛先后拔通了医院和母亲的电话。

一刻钟之后,救护车到了。院长和一个护士从车上走下来,将萍儿扶上了车。

萍儿对院长亲自光临好生奇怪,她张了张嘴,想对院长说什么,终于还是咽回去了。

凌晨三点钟,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恭喜您,是个男孩。”护士微笑说,“取个好听的名字吧。”

“他爸爸早取好了,叫郑向阳。”

母亲和院长默默地进来。

院长脸上堆着笑:“李萍,好好坐月子,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对我说。”

“谢谢院长。我想把孩子出生的事告诉我家兴子,您能给我传个话吗?”萍儿捋了捋蓬乱的秀发。

“这个嘛……好说,好说。”院长答应着,声音有些呆板,“你安心养好身体,什么都别想。”

萍儿突然发觉母亲的眼圈有些红肿,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睛一热,两颗硕大的泪珠夺眶而出,滴落在怀中婴儿红润、嫩滑的睑蛋上。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癫痫病发作原因都有什么
如何预防癫痫的遗传
癫痫病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舍己为人网 | 经典荤段子笑话 | 东北往事年小说 | 合肥合租房 | 香奈儿信息 | 西安和郑州哪个好 | 画图工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