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苍井空黑丝 >> 正文

【江南专栏★醉玉如雪】我看让子弹飞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春节期间,新家的网线因为无法接通,妹妹便把几部电影上传到我的电脑,其中,最吸引我的莫过于姜文自导自演的贺岁大片《让子弹飞》,只是很遗憾,看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便不得不放下,原因很简单,无法吸引我。

怎么会是这样,我有些怀疑我看的是不是一直被媒体炒作的那部电影,接着往下看,结果还是一样,我不得不彻底地放下。

几天后,想起那部没能看完的电影,便不得不打开电脑从被断掉的地方继续观看,这次依然跟以往一样没能坚持多久,甚至,连周润发的表演也那么让人心灰意冷。

再不是《上海滩》里任谁都无法替代的永恒经典,也不再是《安娜与国王》里极尽潜质的张力发挥,略显苍老且有些做作的黄四郎,不再让人觉得非许文强莫属般地量身定做,仿佛,谁演都可以。或许,《安娜与国王》里的里程碑转折,让周润发随之进入了瓶颈期,这让我不得不佩服好莱坞的造星能力,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空,才情的表现与表达竟有着如此大的差异。

对于冯小刚,因为看过他的书《我把青春献给你》,有关他的母亲、他的徐老师、他的巩哥、他的直言以及他的坚持和努力,都给我留下了及其深刻的好印象,但这部电影里,虽然是大腕们在飚戏,却总有着一种男人不男人,女人也不那么女人的感觉。

这一点在县长夫人刘嘉玲的泼辣性感上尤为突出,无拘无束的赤裸坦言,完全没有宣传时所说的那般梨花带雨,泪眼婆娑的迷离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也不知姜文称道的那些万种风情都潜藏在哪,只是戏里多次看到刘嘉玲亮亮光光的眼神中,多的是“没心没肺”的狂野,少的是东方女人所特有的含媚娇羞,或许,物语横流的现代价值观念早就改写了人们的审美取向,哪怕是北洋年间的历史故事也不例外。

又不是真正的生活,谁会刻意去计较。

后来才知道,看这部电影不能从零出发,无知无识才会产生多种疑虑,因为,电影本身还有很多不追溯本源就无法知晓的内在寓意,这是我看过电影才有幸知道的,虽然时过境迁后已经懂得,依然觉得分析判断乃至观赏的全过程比看中文字幕的外语电影还要难。

有人说,对于这部片子,能看懂的人自会看出影片所要表达的内容,看不懂的完全可以把它当成搞笑剧;还有人说,这部电影像洋葱,有很多层次,观众可以各取所需,看到哪层算哪层,这话说的很好也很实在,因为观众所处的位置和角度因人而异,理解和感同深受的程度也会有所不同,这好比吃同一串葡萄或吃同一个梨,不同的人,品出的滋味也会有所不同,况且,如此泱泱大国,能让观众产生强烈的观看欲望已经很不容易,虽然有很多功劳属于媒体的宣传。

当然,也有人说《让子弹飞》是一部粗制滥造的电影,既不尊重自己也没尊重别人,我觉得这话有些言重,因为,一部电影的诞生到结果无论反响好与不好,都离不开实实在在的付出,而好的评价和不好的判断都属于正常。

哪个人前不说人,哪个背后无人说,更何况于展现人性的电影,毕竟,电影是大众的电影,不是为少数有深度的人去拍摄的电影,大众化的根基也容易被大众所接受所认可,就像葛优怀里抱着的县长夫人不是刘嘉玲而是另一个女人一样,这在前期的情节里没做任何铺垫的穿帮,看的时候确实有些云里雾里,但片方总监已经强调,如此这般是为续集在做准备,并一再解释,那不是失误而是伏笔,作为大众又能说什么呢,只是,如果是伏笔,就应该在电影里设下埋伏,让看电影的人自己看出来岂不更好,如果那样,总比观众以为导演因为急着赶戏偏巧大腕刘嘉玲又没在场便随意喊来一个替身要好很多,不怪有人说电影《让子弹飞》不仅逻辑性不强人物个性也不鲜明。

麻匪虽然也是匪,却有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道德修养,吃一碗凉粉被冤枉成两碗,不但不使出土匪的蛮横与霸气,还剖腹以示清白,这事可以有,但要安排在正面人物身上,毕竟,顺应传统审美才能被称为真实,因为,中国填鸭式的成长教育里还不曾告知过麻匪也讲诚信。

谈到《让子弹飞》时,喻瀚湫导演对媒体说:“姜文太自我表白了,他等于带着中国最牛的一帮演员,上演了一出皇帝的新装。中国好多观众看不懂,只是跟着叫好。”这,或许就是中国观众的某些特点和现状吧,喜欢人云亦云,喜欢不懂装懂,喜欢跟风更喜欢跟姜文一样地自我表现,虽然这样无可厚非,但却阻止了中国电影的快速发展,毕竟,赏识教育只适合那些孩子们。

难怪崔永元在回答周立波的提问时调侃,说作为一个男人,哪里不景气就需要我去拯救,而我就是来收拾中国电影界的。

这让我想起了刚刚看过几天的奥斯卡电影《国王的演讲》,电影里的人物不多,也没有穿插过多的波澜壮阔,从头到尾也不外乎两个男人之间的相识与相知,却演绎一出人性至深的相亲相爱,都是政治人物,也同样是力量的对峙与抗衡,结果却不尽相同,一个是为己私利铤而走险,另一个是为国家和民族冲破层层阻碍,只是有一点让我始终不明白,如此跨越国界并经过了编译再制作的外国电影却不存在任何我不爱看或看不懂的地方,将近两小时的目不转睛,让一切尽收眼底,没有费解的局促,也不用暗自计算那些谋略与动机,温馨又自然的水到渠成,相濡以沫的曾经及将来,把时空的浩远及时地完美成人类的历史典故,像发生在身边的人和事,更像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只属于我自己的某段人生。

想到时下已经广泛引用的“羡慕嫉妒恨”。同样是看电影,我羡慕《国王的演讲》里那位口吃的国王,终其一生都有不离不弃的挚友知己,也嫉妒如此美好的电影为什么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拍摄的,同时,也恨自己无法为中国电影做贡献。

文字毕竟是文字,文字又拯救不了中国电影,而电影终归是电影,电影又不是一问世就能十全十美的,只是看电影要事先做功课这一点让我始料不及,而《让子弹飞》这部电影正好印证了这种形式的必要和必须。

对姜文,不仅要了解他的为人,还要了解他的喜好,要了解他的经历,更要了解他的电影《鬼子来了》,这让我想起自己那些仿佛是自然天成的习惯或叫毛病,即每看到一部惊叹不已的好电影,都要穷追不舍地溯源寻根,好像不进行一次全面的了解就不能完好地消化吸收,了解了演员还要了解导演,知道了原著还要晓得编剧,哪怕是一本厚重的原版小说,也决不轻易罢手,如此费尽心思,精彩影评和段落也要随身携带,好像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或叫叹为观止,而《让子弹飞》也应了这样一个路子,只是从始至终的过程都是反着来的。

这很有趣也不难理解,因为,电影一开始的马拉火车就很荒诞也不伦不类,不善于思索也不会思索的我哪里会想到那番的煞费苦心是在暗讽我们国家的现行制度与现实本身的矛盾冲突,只是看了网友的贴子我才茅塞顿开地明白;电影里,黄四郎对张麻子说:“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如果不是对姜文经历的绝对了解,又怎么能知道那是在隐喻我们国家与垄断行业直接挂钩并有能力以权谋私的某些政府官员。

还有给妓女窗户里扔钱,是在告诉人们当权者的虚伪与丑陋,一方面,他们要装腔作势,另一方面,他们还要盘剥依附,他们要靠着某些人生存,又不能不对那些人横眉冷对,像警察与夜女郎某些约定俗成的潜规则,既要扫黄也要细数夜女郎递交上来的金银钱钞。

不过,从另一个层面上讲,姜文的成功又是绝对的,因为,媒体已经爆料出张伟平的直言:张艺谋最大的对手已不是冯小刚而是姜文。

只是,作为爱看电影的广大观众,重要的不是谁胜谁败,而是谁能对中国电影高瞻远瞩的引领以及扭转乾坤的变革,我想,只要有利于中国电影的发展和成长,谁是谁的对手无关紧要。

当然,搞艺术或做事业,最好是拿得起也能放得下,像电影里姜文对义子小六说的那样:“为了你,我必须玩得起,还得玩得赢!鱼死网破报不了仇。”相信,对艺术的执着,不只需要热爱与豪迈,那不过是难得的个性品质,开明豁达的孜孜以求与坚持不懈才是无往不胜且所向披靡的良好精神和高尚境界。

至此,不能不说说葛优,葛优就是葛优,因为《编辑部的故事》、因为《活着》、因为《夜宴》,每次出场葛优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与特质,这天生自带的先决条件使得他人无法效仿也不能复制,但也正因为这带有固定模式化的框框,才让葛优成为一个观众眼中不好变更的特定演员,好像他在哪一部电影里出演的都是一个人,能有这种感觉,或许也是因为他一开始就高出他人很多的起点让他有了一份无论是他人还是自己都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吧。

但愿未来某一天的葛优,也能戏路多变地让人耳目一新,那才不愧为观众心目中的世间唯一。

《让子弹飞》改编自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

《盗官记》讲述的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川西,胆大包天又嫉恶如仇的土匪头子王大麻子,机缘凑巧地了解到国民政府买官卖官的潜规则,便突发奇想地决定买个县太爷的官,并利用这个机会向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大地主皇天榜复仇。为了能顺利地改头换面,他找来了在衙门混迹多年的陈师爷,并在后者的帮助下,改名为张牧之,随后,便发生了一系列的精彩故事……

于是,《让子弹飞》成了家喻户晓的贺岁大片;

于是,《让子弹飞》的票房一路飙升到一票难求;

于是,《让子弹飞》的好评不断并如潮水般地涌来涌去,即便夜场也会有九成的观众在等候在观看,一时间,人们把“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的口头禅作为一句新年最给力也是最牛的劲爆语。

于是,我开始想,无论《让子弹飞》有着怎样的史无前例,也无论《让子弹飞》有着怎样的赞誉不断,我最欣赏也最认同的应该是已经被公开认可的那种评价——这是一部到处隐藏着暗线和野心的电影。虽然初看电影时费尽了不少心思,但是,它的表达方式和途径,无疑会在中国形成一脉难以扑灭的燎原之火,虽然只是星星点点,但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电影界,手里拥有子弹的编剧、导演,甚至是演员们,都会模仿并从此像姜文那样,随时扣动扳机,射出待发已久的心中子弹,只是结果,不一定都让子弹飞一会儿,而是直击要害。

这或许就是这部电影的最成功之处,到达它所要驶向的遥远彼岸。而随之涌来的品头论足也没什么不好,像有人适合看《诗经》、有人喜欢读《蒹葭》,但毕竟属于少数,因为更多的人愿意订阅《读者》,总去购买《爱人》。

看奥斯卡的观众虽然不是少数,但也不影响很多人都爱看《让子弹飞》。都是个人行为,都无可厚非。

评说,永远改不了众说纷纭,却不能不说这是绝顶必要的大好事,因为,中国的电影,不在评说中改进也会在评说中成熟。

癫痫病治疗医院哪个好
怎么治疗癫痫呢
银川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

舍己为人网 | 经典荤段子笑话 | 东北往事年小说 | 合肥合租房 | 香奈儿信息 | 西安和郑州哪个好 | 画图工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