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北辰搬家公司 >> 正文

【碧海小说】出轨的前前后后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深秋,一切变得荒芜。枯黄的叶子随风四处飘落,漫无目的就地打旋。过而立之年的我,已没有当年的激情,生活的琐事将我所有的意念消耗而变得颓废。

我和妻子结婚七年,依旧没有孩子。日子过得平淡如水,犹如静寂的湖面掀不起一丝波纹,每天如同嚼蜡。结婚两年后,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我的化验所有指标都合格,医生说可能是妻子输卵管发炎,造成的不孕。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就好了。可后来跑遍大小医院,做了各种检查也没有明确找出病因。只能继续寻医访药,妻子不知喝了多少药水,我们终究膝下无子无女。因父母都在农村,传宗接代的观念根深蒂固,我又是根独苗,所以抱孙心切,多次叫我另起炉灶,近日更加强烈。我对妻子心系一种习惯,便将父母的唠叨尚且搁浅。其实我知道,我妻子的压力也很大,她对我的愧疚日益剧增。并将家中所有的琐事包揽,给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适。虽说我暂且不想摆脱现状,可心里对这种生活也显得不满,总觉得生活单调,乏味。

那天下班很早,不想过早的走进家门,就在街上慢慢溜达。走在十字路口,看着满地打旋的枯叶,我停步低头思忖,这些叶子,是否和我一样,无法触及避风的港湾。“李维,怎么站在这儿?等谁呢?不会是在等我吧!”柔美的声音从我耳边划过,我才从思绪里回过神来抬起头,一张熟悉的面容微笑着在我面前渐渐放大。“张——张彤,你好”看到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我尽然显得有点慌乱,尴尬的扭过头,看了看身后。“呵呵,开个玩笑。老同学见面,怎么感觉这么生疏呀。”张彤看到我脸上不太自然的表情,笑着调侃。“下班没什么事,就在街上瞎溜挞。”说着感觉脸有点发烫。“奥,这年头谁还在街上溜达呀!对面有个酒吧,我们去坐坐吧?”张彤听了我的话,脸上的笑意加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邀请,此时的我,心里烦闷,很想和人聊聊。我还在犹豫,张彤就上前拽上我的胳膊向对面的酒吧拉去,看到张彤表现的跟我很亲密的样子,我依旧不太适应,将自己的胳膊从张彤的臂弯里抽出来,刻意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我跟着张彤走进她所说的酒吧,里面五颜六色的灯光极早的迎来了黑夜,混杂的空气弥漫着烟酒的味道。我提议找个隐蔽的位置坐下,张彤有点惊讶的望着我,但还是顾及了我的想法,最后我们坐在灯光比较暗的角落里。其实,我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这样的场合很少光顾。音乐震耳欲聋,我静静地坐在角落,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舞池里疯狂扭动的腰肢和臀部,我忽然觉得,我的生活也应该多姿多彩,体内的欲望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蠢蠢欲动。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落在我的手背,我扭过头,正好看见张彤热切多情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我,轻启朱唇:“维,你过得好吗?你知道我喜欢你吗?”我眯着醉眼,看着张彤的脸,渐渐地变得模糊……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尽然有点迫不及待的拉着张彤滑到了舞池。最后,在腰肢和臀部的碰触下,高涨的情欲犹如汹涌澎湃的浪潮,将我们掀在了床上……

张彤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结婚后两年就离婚了。这几年独自一人漂泊,倒显得优雅洒脱起来。我和张彤是大学同学,她那时暗恋我,只是我们没有交集。自从那天和张彤偶遇后,我们又接触过几次,彼此的关系走进了一米之内。虽说我的身体出轨了,可我的心依旧在妻子身上,我只是感觉日子太闷了,找点新鲜。既然张彤对我有意,我何不顺水推舟,再说她床上的功夫也不错。那天我回到家中,包随手一甩,蜷缩在沙发里,闭着眼回味着天上掉下来的艳史。妻子在厨房里默默的做饭。忽然兜里电话的铃声刺耳的想起来,我打开电话见是张彤的,心里犹豫了一下,便走到阳台上接通了:“维,快点过来吧!我有惊喜告诉你。”从电话里能够感觉到张彤的喜悦。我小声问:“什么惊喜?现在说吧。”“你过来嘛,是你最想听的嘛。”我听到张彤撒娇的声音,眼睛向厨房瞟了瞟,犹豫了一分钟说:“等我,就来了。”说完我将电话装进兜里,一语不发的站起来,走出了家门。我觉得我关门没有用很大的力,门却“砰通”一声,吓了我一跳,看来我的火气还是比较旺。我刚走进张彤的家里,她就双手拽住我的胳膊,头靠在我的身上说:“我还以为你很慢呢,没想到这么快。见你这么好的表现,现在就告诉你吧!我怀孕了!”我挣脱张彤的手臂,双手用力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问“什么?你说什么?”“你抓痛我了,我说我怀孕了!”我高兴地尽然不知说什么好,一下子将她抱在怀里,轻放在沙发上,拉起她的衣襟,看着她平平的小腹,我低头侧耳附上去,听了半天,什么也没听到。张彤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说:“看你那傻样,现在能听到什么呀,才四十几天,也许就小丫丫那么点大吧!”那晚,我彻夜没有回家。待在张彤那儿,还亲自下厨,为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宴。并且决定将父母让我另起炉灶的想法提上日程,满足他们晚年儿孙绕膝的愿望。

第二天回到家里,看见妻子正在看电视。红红的眼睛噙满了泪。“昨夜去哪儿?为什么不接手机?你到底想不想一起过。”我还没坐到沙发上,就听到妻子一连串的质问和抱怨,刚才还内疚的我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并口气冷冷地答道“你觉得我们的日子还有过下去的必要吗?”妻子听了我的话,吃惊地说:“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过不下去了吗?”我态度坚决地说出:“是的,我们离婚吧!”妻子听后尽然像个泼妇似的抡起拳头,向我没头没脑的乱打起来。虽说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可此时的我也彻底愤怒了。我使劲的抓住妻子乱舞的胳膊,她白皙的脸颊霎时因生气而涨得通红,看上去就像一头发疯的母狮子,瞪着她绯红的脸颊,我尽然联想到妻子,以后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摸样,猛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残忍的报复欲望,将妻子禁锢于客厅的墙角,粗暴地拔去她的衣裤,并且强行的就地上了她。事后我从妻子噙着泪水的眼眶里,看到了绝望和鄙视,我的心惊醒了,我痛恨自己的自私、无耻,在妻子愤怒鄙视的眼神里仓皇而逃……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家,彻底的和张彤生活在一起。每天替张彤做饭洗衣,定期陪她去产检,然后上班下班,日子过得有条不紊。偶尔张彤问起我离婚的事,我就借故敷衍。从家里出来将近四个月了,妻子没有找过我,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我也不知此时该怎么办,尽然怕回家,怕见到妻子那绝望鄙视的眼神……

最近感觉身体不适、胸痛、频繁咳嗽,反复低热。拍片诊断为“肺炎”治疗了两个疗程,效果不太明显。张彤陪我去做了CT,片子出来后,报告单上写着“肺部占位性病变”,医生又询问了我最近的身体状况、病情发展及治疗的经过。最后告诉我考虑是肺癌,具片子分析,现在癌细胞已近转移,只能保守治疗延长生命。我听了医生的谈话,惊呆了。感觉医生说出的话就像几根粗大的绳子捆住了我的呼吸,快要窒息了,像僵尸一样靠在墙上。我害怕死亡,我恐惧的急忙抓住张彤的手,张彤的手也在发抖,尽然比我的还冰。张彤陪我办好住院手续,就守在我床边陪我打点滴,一句话也不说。到了晚上,张彤尽然说“维,医院里我睡不好,我先回家了,明天再看你。”“好吧,路上小心点。”此时我的心很复杂,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特别想张彤能陪着我,可我不知用怎样的理由来留下她,我望着张彤稍显臃肿的背影从门里消失,我的心就想刀一样割着,我感到特别的恐惧和茫然,不知未来的路该怎样走,感觉在我的面前到处是线头,乱缠着。夜深了,我躺在病床上思绪如麻,窗缝里吹进的寒风冷得我有点发颤。不知为啥,妻子那绝望鄙视的眼神又浮现在我的面前,像一把利剑直戳我的心,内疚、谴责、悔恨一起涌向我的心头,瞬时怆然落泪……

第二天,我液体输完将近一点了,张彤还没有回来看我,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出去吃饭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电话通了好长时间,就是没人接。我很担心,又连续拨了几次,张彤才接了电话:“你还好吗?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很担心你。”“奥——可能出去了。下午我不来了,有点事,你安心治疗吧!别胡思乱想,我先挂了。”“你……”我话还没有说完,张彤就急忙挂了电话。其实我知道,此刻张彤也一定思绪如麻,从她闪烁其词的话句里就可扑捉。我都不敢想象渺茫的未来。看着路边被寒风肆意摇摆的树枝,感觉仅是如此的荒凉。连续输了4天液体,我的体温尽然正常了,咳嗽也缓解了,就是仍然感觉很疲乏。我没有告诉父母我患病的事情,怕他们知道了身体受不了。这几天,单位的同事和几个哥们来陆续看我,张彤却一次也没来,也没有打电话。就在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收到了张彤的短信:“维,在大学初次见你,就爱上了你。虽说过去这么多年,对你的爱依旧不变。我以为是上天对我的怜悯,让我们再一次偶遇、相爱,并且很快有了爱的结晶。可上帝终究欺骗了我,仅是如此的残酷。让我有了你的孩子,却又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让我孤独余生。我是个现实的女人,才三十二岁,我们现在的关系又不明不白,你又……。我思考再三,为了以后的路,最终决定要住院引产。当你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了。我正在妇幼保健院住院。短信是我住院前就写好的,我怕提前告诉你,你会阻止我。因为这个孩子,对你来说很重要。维,别恨我!我没有办法,我爱你!爱你!”看完短信,心里很难受。虽说我特别想要那个孩子,可张彤说的句句在理,我想怨她,也找不到一丝理由。感觉生活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玩笑的里面兜满了泪……

今天不怎么累,久违的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里穿过,透着窗户照到床上,我感觉浑身暖暖的,郁闷的心情暂时得到缓解。我无聊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输液管,毫无意义的数着液体的滴数。门“吱”地一响,抬头一看,很是吃惊,只见妻子手里提着保温饭盒进来了。她穿着红色的羽绒服,休闲鞋,半张脸被围脖围得严严实实,只看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我。:“吵架离家发脾气也就算了,没想到生病了都不告诉我,两口子吵架多大的事呀!真像一头倔牛!”妻子说着话走到我睡的床边,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取下脖子里的围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盯着我的脸看了足足几分钟,眼眶里蓄满了泪珠,就是没有留下来:“看你精神还不错,我想一定会好起来的。为了孩子,你也不能离开我。”“孩子?孩子?孩子不是引产了吗?”自妻子进来后,我就一直沉默着,内疚和悔恨吞噬着我的心,嘴角抽动着,难受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当忽然听到妻子所说的孩子,我是相当的吃惊,却又按耐不住心底的疑惑,便脱口而出。妻子尽然对我过激的反应只是淡然的一笑,笑里隐约掩藏着苦涩:“什么流产呀?我怀孕都三个月了,你也不回家,孩子肯定在我肚子里怨你呢。”“什么?你怀孕了?”我猛然坐起来,用质疑的眼神盯着妻子,嘴角哆嗦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眼前再次浮现了我在客厅里对妻子强行残暴兽欲的情形:“老婆,对不起!”我颓然的将头埋在自己的怀里哭了起来。“我倒觉得我们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我们多次在床上他不来,偶尔一次在地板上他却光顾了。如果我知道,新婚之夜就该呆在地板上,说不定我们的孩子都上小学了。”妻子用手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便幽默地调侃着。妻子越是明理、大度,我就越加痛恨自己,感到自己内心很龌龊。眼睛也是有眼无珠,想到以后的迷茫,都不知以后该拿什么报答如此深情的妻子。我抬起头,膝盖跪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妻子,向妻子哽咽着哀求:“老婆,看在往日夫妻的情分上,求你把孩子生下来吧!我想满足一下我父母抱孙子的愿望。即使我死了,也要把孩子生下,求你了老婆!”“胡说什么呢,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会好起来的。”妻子听了我说的话,显然是生气了,打断我说的话,端起床头柜上放着的饭盒,开始给我喂自己精心熬制的小米粥。接下来的日子,在妻子精心的照料下,我尽然感觉自己已经痊愈了,精神也较前好多了。主治医生也觉得奇怪,便再一次的复查了CT,报告单上尽然提示的是肺炎在吸收消散期。主治医师反复地对着片子研究半天,考虑上一次的报告给弄错了,并去放射科查明原因。原来那天做完CT不久就停电了,报告单只能用手写了,粗心的实习医生将“易维”听成了“李维”,并将“易维”的片子报告发给了“李维”。主治医生看片子时,主要放在片子的内容上,却没有仔细辨认片子左上角的名字。就这样我被误诊为“肺癌”在医院揪心恐惧的躺了一个多星期,便出院了。我没有告医院,我甚至暗自幸庆,若不误诊,将来的局面更难收拾。

出院后,我便和妻子回家了。刚一进家门,妻子就变脸了,改变以往的温柔和娴熟,双手插着腰,像个女皇一样站在客厅里说道,冷冷的声音如腊月的寒冰刺得我的心一颤一颤的:“今后家里大大小小的活都归你干了,免得你闲着没事,出去找惺。暂且我们分居,你的问题不向我交代清楚,就和你没完……”妻子进到里屋,门“砰”的一声响,然后客厅一片静寂。看来我的好日子才开头,不过,以后什么样的日子,我都会紧紧地跟着妻子,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也不分开了……

山西癫痫病治疗偏方
老年癫痫发作前兆是什么
江苏主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舍己为人网 | 经典荤段子笑话 | 东北往事年小说 | 合肥合租房 | 香奈儿信息 | 西安和郑州哪个好 | 画图工具下载